新平台· 新面貌 ·即将登场
娱乐,劲爆到底;生活,品味到位。
*《i周刊》数码版(iweekly.sg)与《8频道新闻及时事节目》网站(channel8news.sg)联手出击,打造全新的资讯娱乐网。
最即时的新闻讯息、最劲爆的娱乐星闻、最有品味的生活资讯,一站式的数码体验,等待你来发掘!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7-76集

我的爱只属于你
我的爱只属于你
09/11/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演员表:
韩彩雅饰宋度媛 成赫饰李志健 池周娟饰南彗理 姜南吉饰宋德九 郑汉溶饰李秉太 文熙景饰朴珠兰 韩宥伊饰李志爱 金民教饰李南顺 李孝春饰池秀娟/池吉子 李莹河饰南继日 史美子饰姜富南 姜新孝饰南彗星 金海淑饰吴末秀 崔大哲饰卢英奇 姜珠恩饰卢宇莉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7-68集 (7/1 • 星期一 7pm)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7-68集 (7/1 • 星期一 7pm)
30/12/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7-68集 (7/1 • 星期一 7pm)

继日向末秀说出真相

珠兰出言不逊,志健代母亲向度媛道歉。度媛坚定表示再也不会因为害怕而退缩。

秉太收到Fruit Korea发来的撤资通知书,气急败坏,马上找惠莉算账。

惠莉找律师部署一切,为自己脱罪。秉太质问惠莉是否想同归于尽,让他的公司倒闭,再让他去坐牢?惠莉称已召集董事开会,秉太很快将因管理不当,而被要求下台。秉太暴怒,嚷着不会坐以待毙,让惠莉等着去坐牢。

德九想找机会向末秀说出惠莉的事,不料才刚提到死去的孩子,末秀就大发雷霆。德九唯有作罢。

继日上门找末秀,说出末秀的女儿还活着,而她的女儿就是惠莉。末秀大受打击,晕了过去。

末秀认定继日为了替惠莉脱罪而说谎,激动地要找他算账。惠莉的言行历历在目,末秀不愿接受这个恶毒嚣张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儿,但度媛证实了惠莉不是秀娟的亲生女儿。德九抱着哭天抢地的末秀,心痛不已。

继日始终没有得到末秀确切的回复,惠莉担心末秀不肯撤诉,却坚持不愿向对方道歉。富南担心谎言被揭穿,要继日提醒末秀,绝不能向惠莉透露两人的母女关系。秀娟偷听到对话,幸灾乐祸地向继日表示,以末秀的性格,必定会因为受骗而更加愤怒。

志爱和惠成躲在小公寓里,避过父母的耳目。两人世界虽甜蜜,志爱却不禁担心孩子出生后的生活。

秀娟派人寻找惠成,珠兰则不停打电话给南顺,逼问他志爱的下落。秉太回到家,因为被惠莉逼下台的事,心烦气躁,向珠兰抱怨,珠兰差点说出志爱未婚先孕的事。

惠莉一早出门,准备到检察署接受问话。富南安慰惠莉,秀娟语带双关地嘲讽富南自作自受。

德九劝末秀放弃起诉惠莉,指她再怎么可恶,也是末秀的骨肉。末秀始终不愿接受惠莉是她女儿的事实。

末秀准备到检察署,等在她家门前的继日恳求她撤诉,并希望她能保守秘密,别让惠莉知道两人的母女关系。末秀火大地说绝不会原谅富南,将让继日等人亲眼看到妈妈如何将女儿送入监狱。

达峰害怕被起诉入狱,缠着杨心,让她想办法替自己向末秀求情。检察署前,末秀与惠莉相遇,末秀一脸漠然,但看到惠莉身份证的那一刻,顿时震惊得无法言语。


惠成被秀娟抓回家​​​​​​​

末秀发现惠莉的生日日期,与女儿的生日完全吻合,终于相信惠莉是自己的女儿。望着惠莉,末秀痛苦流泪。尽管确认了惠莉的身份,她依然决定指控惠莉。

继日透露末秀得知惠莉是她的女儿后,依然没有撤消控诉。富南大骂末秀恶毒,为报复自己,竟不顾亲生女儿。

秉太部署一切,让达峰等人认罪,并指控惠莉为主使者,想把罪责全推到惠莉身上。

志健订了新机器,用水果制作棉花糖,充分利用所有水果存货,积极拓展生意。

志爱忽然肚子疼,惠成背着她冲到医院。医生检查后,指志爱与胎儿并无大碍。惠成第一次听着孩子的心跳声,感动莫名。

志爱想将工作室退租,拿回保证金,惠成答应想办法。富南得知后,迁怒于秀娟,放话若惠成和秉太一家有任何牵扯,财产一分钱也不会留给惠成。秀娟气愤地朝富南大吼,要她认清现实,只有惠成有资格继承家业。

秀娟派赵室长把惠成抓回来。赵室长找上咖啡馆,强行把惠成带走,众人阻止不果。

秀娟和富南软硬兼施,劝惠成和志爱断绝来往,惠成说出志爱已怀孕的事,秀娟震惊不已,富南气得大骂秀娟。秀娟斥责惠成与冤家的女儿搞上关系,让自己情何以堪,哭着说再也活不下去。

志爱得知惠成被抓走,情绪激动,志健等人担心不已。

检察署内,末秀控告惠莉唆使他人诬陷自己。离开时,惠莉叫住末秀,想和她谈和解条件,末秀指一定要让冤枉好人的人坐牢,让惠莉转告富南,要她来见自己。惠莉觉得莫名其妙。

惠莉回家后,向富南说出末秀的要求,富南听得心惊肉跳,否认与末秀相识。

珠兰得知惠成被抓回家,担心志爱的状况,逼着南顺带她去见志爱。珠兰见到志爱后,再次痛骂女儿,志爱坚决表示会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

珠兰打电话大骂秀娟,秀娟反指志爱勾引自己的儿子,还说绝不会让惠成负上任何责任。珠兰怒火冲天。

末秀夜不成眠,向德九说出看到惠莉的身份证,证实她就是自己的女儿。末秀痛恨富南害她经历生离死别之痛,如今得知女儿仍健在,关系却如仇家般。

继日打电话给德九,关心末秀的状况。德九痛骂对方,直言富南应该向末秀下跪道歉。

理事会议即将召开,秉太担心被弹劾,唯有威胁惠莉,让她说服富南保留投资金。惠莉与秉太硬碰硬,转头赶紧向继日求助,求他一定要说服末秀撤诉。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9-70集 (8/1 • 星期二 7pm)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9-70集 (8/1 • 星期二 7pm)
30/12/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69-70集 (8/1 • 星期二 7pm)

富南末秀正面交锋

秉太回家后,怒气难平,向珠兰称没料到惠莉如此恶毒,连公司都想抢走。珠兰说出志爱怀孕的事,秉太晴天霹雳。

秉太找上富南家,大吵大闹,要把惠成抓回去见志爱。富南和秀娟奚落秉太,秉太气得想揍惠成,秀娟让人把秉太赶走。

惠成与秀娟大吵,指宁愿饿死,也要和志爱在一起。惠莉警告秀娟,若惠成和志爱结婚,秀娟就得带着惠成离开这个家。

继日把秉太掌握惠莉犯罪证据一事告诉富南,让富南答应去见末秀,商讨协议和解。富南避无可避,唯有亲自打电话给末秀。但她丝毫没有悔意,对末秀口出恶言。末秀警告富南,她不再是从前那个任由她欺辱的小帮佣。

志健劝父母为了志爱着想,同意让志爱和惠成结婚。秉太担心秀娟不知道会对志爱做出什么事,决定亲自把志爱接回家。

秉太和珠兰一起到小公寓找志爱,让她回家。志爱得知父亲去了惠成家,结果被轰出门外,满心愧疚。秉太让志爱不要对惠成寄予厚望,指自己找上他家,面对富南和秀娟的咄咄逼人,惠成就只知道哭。

夜里,度媛发现末秀偷偷拭泪,安慰对方。末秀说若不亲自见富南,讨回一个公道,死也无法瞑目,誓要让富南尝到身无分文,被逼到绝路的滋味。

继日劝富南,去见末秀时,好好向对方道歉。富南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事。惠莉好奇富南和末秀见面相谈的事,想跟着一起去,继日和富南反对。

因为资金撤离的事,公司股价持续下跌,秉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唯有再次召见惠莉,以手上的证据威胁她,赶紧想办法挽回资金。惠莉毫不买账,一心认为富南与末秀见面后,自己面临的诉讼也会被撤销。

惠莉建议继日收购Town Mart,认为只要她拿到控制权,公司里指证她的人,也必须听命于自己,如此一来便可以消除所有不利证据。继日不想惠莉一错再错,坚决反对。

惠成绝食抗议,秀娟让他打起精神去上班,并透露为他找了相亲对象。惠成却说除了志爱,绝不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珠兰得知惠成要去相亲,怒火中烧,逼着志爱去堕胎,不想她成为未婚妈妈。秀娟用惠成的手机发了分手简讯给志爱。珠兰看到简讯,对惠成的误解更深。志爱不相信惠成真的有意分手。

富南和末秀见面,末秀冷冷地称会取消对惠莉的诉讼,但富南必须去坐牢,自己因为她的谎言,饱受折磨,要她付出代价。富南厚颜无耻地自圆其说,称一切都是为了惠莉。末秀火大,誓要富南受到惩罚,否则就让惠莉代为承受。两人的对话,被秉太派去的手下全偷录了下来。


末秀决意教训惠莉

富南激动地掐着末秀的脖子,问她是否想看到自己死在她面前。

惠莉打电话给富南,想知道她与末秀协议的结果。富南叹气指末秀不是个容易对付的狠角色。

秉太得知末秀是继日的前妻,而惠莉很可能就是末秀的女儿。

德九和度媛等人非常担心末秀,如今面对女儿却无法相认,还要亲自把她送入牢房,必定备受煎熬。

秉太掌握了天大的秘密,立即去找继日谈判,要他答应自己的要求,取消撤资处分,否则将拿出惠莉犯罪的证据,让她入狱。惠莉正好来找继日,发现秉太也在办公室,追问父亲,秉太是否又上门威胁。惠莉不想坐以待毙,想找末秀谈判,继日反对。

南顺告诉志健等人,惠成向志爱提出分手的事。志健决定亲自去见惠成,问个究竟。

秀娟趁珠兰出门,上门找志爱,要她到医院检查,看看其腹中肉是否真的是惠成的孩子。志爱气得表示孩子不是惠成的,让秀娟不要再来管自己的事。秀娟大喜,还逼志爱写下亲笔信。珠兰回家,目睹秀娟羞辱女儿,气得与她大打出手。

珠兰打电话给志健抱怨。志健找秀娟理论,惠成听到两人对话,质问母亲为何逼志爱写亲笔信,秀娟称绝对不会接受志爱当自己的媳妇。惠成得知秀娟用自己的手机,发了分手简讯给志爱,警告秀娟若再折磨志爱,就与她断绝母子关系。

富南告诉继日,末秀不肯放过惠莉。继日说出他被秉太威胁的事,若事情无法解决,唯有向惠莉说出真相,富南说什么也不肯。

惠莉找上末秀,质问她到底跟富南说了什么,让富南疲惫得话都说不出来。末秀告诉惠莉,只要富南替惠莉背黑锅入狱,她就肯和解。惠莉大骂末秀是疯女人,度媛闻声出来。惠莉辱骂末秀,指她被度媛玩弄于鼓掌之间。末秀与惠莉吵了起来。

末秀痛心不已,惠莉在富南的养育下,变得面目可憎,不可一世,任意污蔑他人。末秀痛下决心,不能让惠莉继续为非作歹。度媛想让惠莉知道末秀当初没有搞外遇,但末秀并不同意。末秀请求度媛帮忙自己,就算用尽财产,也要想办法把Fruit Korea买下来,认为让惠莉悔改的唯一方法,是让他们一家尝到穷途末路的滋味。

惠莉请求富南帮忙,将秉太踢出Town Mart,消除所有不利于自己的证据。

秉太担心被解除职务,打电话威胁富南,要她立即解除撤资的决定。富南对他破口大骂,秀娟在房外偷听。

德九得知惠莉上门,与末秀吵架的事,担心末秀的心情。末秀指下定决心不说出两人的关系,因为两人的积怨,不会因为一句话而轻易改变。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1-72集 (9/1 • 星期三 7pm)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1-72集 (9/1 • 星期三 7pm)
30/12/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1-72集 (9/1 • 星期三 7pm)

秉太被踢出公司

末秀称要抓紧时机,对富南展开报复,德九担心不已。

志健透露秀娟假冒惠成发分手简讯的事,珠兰不齿秀娟所为,志爱非常担心惠成的状况,称无论如何都会等惠成。珠兰气骂志爱,指惠成斗不过自己恶毒的妈妈秀娟,让志爱别再指望惠成。

珠兰向秉太哭诉秀娟羞辱志爱的事,秉太震怒,骂秀娟为了两人之间的恩怨,居然不认自己儿子的血脉。

惠成决定回公司上班,向秀娟表示不会再行差踏错,会忘掉志爱,还写下保证书,秀娟大喜。

富南决定取消撤资,暂时放过秉太,借此堵住他的嘴。继日不想终日被秉太威胁,决意向惠莉说出真相。 

末秀卖出名下水果仓库,拿到大笔资金,让度媛帮忙想办法收购Fruit Korea。度媛约见担任证券行经理的友人申组长,通过对方协助,暗中收购Fruit Korea公司股票。

惠莉找来秉太的心腹姜组长,称自己今天就会弹劾秉太,若他想保住自己的职位,就要站在自己这边,诬陷秉太。

秉太出席董事大会,亮出取消撤资的通知书,惠莉忽然闯入会议,以秉太私事混乱,影响业绩为由,要董事成员投票解除他的职务。惠莉果然获多数票支持,成功将秉太踢出局。

惠莉开心地向富南汇报结果,秉太怒火冲天,来找惠莉,称有秘密要告诉她,富南在电话那头闻言大惊,着急地让惠莉先避开秉太,惠莉却把电话给挂了。秉太向惠莉说出末秀是她生母的事,想让惠莉尝到痛苦的滋味。惠莉无法置信,大骂秉太。

富南焦急地打电话给秉太,秉太称只是告诉惠莉,她的亲生母亲是末秀,没有揭穿富南诬陷末秀外遇的谎言。

志健和南顺得知父亲被撤职,震惊不已,决定一起去看望他。

英奇的前妻金香淑忽然打电话来,想见女儿宇莉,被英奇大骂拒绝。德九指宇莉嘴上不说,但心里可能会想念母亲。

志健和南顺在公司停车场见到惠莉,惠莉说秉太如今处于发疯状态,竟说末秀是自己的生母。志健指秉太没有说谎,度媛亲耳听到此事。惠莉认定是度媛在造谣。

志健和南顺跑到办公室找秉太,秉太表现若无其事,还说要喝酒庆祝被炒鱿鱼。

惠成被赵室长时刻监视,在办公室偷偷发简讯,向南顺求助,要他帮自己和志爱逃跑。

富南身体不适,惠成关心她的状况,得知秉太被撤职的事,非常担心志爱。惠成希望富南把志爱租工作室的保证金退还给对方,富南答应了他的要求。

继日希望富南亲自跟惠莉说明一切,富南不愿承认错误,指末秀根本就不可能把会惠莉教养得这么好。

秉太回家,志健南顺亲自下厨,做菜给他吃。秉太几杯酒下肚,指两个儿子都把他当成世界上最坏的人,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人。


惠成志爱双宿双飞

一向强势的秉太在家人面前痛哭流涕,志健和南顺扶着他入房休息,珠兰难过落泪。

惠莉打电话质问度媛为何四处造谣,度媛指一切都是继日亲口说出的事实。惠莉激动不已,认定末秀当年因外遇而抛夫弃女,拒绝承认她是自己的母亲。

惠莉对末秀恨之入骨,认为她已知道自己就是亲生女儿,不但不相认,还受度媛指使,对她提出诉讼。惠莉找来姜组长,让他把一切的罪行都推到秉太身上,要向度媛等人展开报复。

南顺故意让珠兰留在家里照顾醉酒的秉太,制造机会,让志爱和惠成逃跑。

惠成装作专心致志发展事业,让秀娟放松戒备后,悄悄离家。秀娟发现惠成不见踪影,马上派赵室长找人。

惠成到小公寓接走志爱,两人差点被秀娟派来的人发现。

度媛感叹末秀和惠莉如今的心结难解,怜悯惠莉的状况。志健指惠莉过去对度媛百般陷害,但她依然为对方着想。度媛指因为自己有志健,时刻抚慰自己的心灵。两人甜蜜情浓。

惠莉痛哭整晚后,下定决心,今后把富南当成自己的妈妈,不惜一切向末秀报复。

秀娟找不到惠成,打电话去警告珠兰,让她把惠成找回来。

珠兰气得向秉太大骂秀娟,指秀娟冤枉秉太为了重返公司夺权,而利用惠成。秉太决定将计就计,利用惠成,寻找翻身的机会。

秉太大赞志爱帮了自己,选对了时间怀孕,并打电话给南顺,让他告诉志爱,自己会全力支持她和惠成在一起。

继日再前去求末秀,让她看在惠莉是她女儿的份上撤诉。末秀痛心惠莉被教导成心肠歹毒的人,坚决起诉到底。

度媛和英奇送宇莉上校车,香淑在街角看着三人和乐融融的样子,误会度媛和英奇的关系。

惠莉担任Town Mart社长的第一天,就决定重启建造别馆的项目,在属于公司的土地进行拆迁工程,要把市场夷为平地,向末秀等人还以颜色。

惠莉亲自到市场通知租户,第一个对象就是志健,要他和度媛在一星期内空出店铺。末秀来到市场,与惠莉母女相见,惠莉眼里只有仇恨,放话要把市场夷平,赶绝众人。

度媛受末秀托付,瞒着大家,帮她秘密收购Fruit Korea的股票。

香淑打电话给英奇,问他是否和度媛搞在一起。路过的惠莉,听到香淑提到度媛的名字,好奇下偷听对话。惠莉找借口认识香淑,两人一起吃饭。惠莉向她打探度媛的事,并称自己的未婚夫被度媛抢走,而度媛与英奇的关系又相当暧昧,香淑也表达了对度媛的不满。惠莉递出名片,让香淑帮自己报仇。香淑一看名片,得知惠莉大有来头,顿时眼前一亮。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3-74集 (10/1 • 星期四 7pm)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3-74集 (10/1 • 星期四 7pm)
30/12/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3-74集 (10/1 • 星期四 7pm)

香淑暗中替惠莉办事

惠莉利诱香淑,让她潜入末秀家,为自己办事,计划达成后,将以十倍的钱犒赏她。

度媛与末秀外出,准备与申组长会面,商议股票收购的事。度媛对末秀表达歉意,因为她的关系,惠莉觉得志健被抢走,对末秀才充满仇恨。

申组长建议末秀若不想身份被公开,就以基金的形式收购股票,避过大众的耳目。

另一边厢,惠莉让姜组长加紧拆迁行动,准备合并两家集团。为解决Town Mart内部债务问题,巩固自身地位,惠莉决定收购Town Mart的股份。姜组长指这将需要大笔资金,惠莉称只要卖掉Fruit Korea的股份,即可筹得资金。姜组长表示秉太之前曾托人向他要二重账本,惠莉嘲笑秉太还在做垂死挣扎。

志爱下落不明,珠兰报了警,担心志爱有孕在身,与惠成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

志爱和惠成躲在乡下海边。惠成想给志爱一个小型婚礼,两人决定去银行领钱,到附近买新衣,拍照留念,度过难得开心的一天。在渔市场吃东西时,志爱的钱包被人偷走,从银行领出来的钱全没了。两人赶紧去报警,警方发现志爱是失踪人士,暗中打电话通知珠兰。

秀娟不断游说富南把股票都转让给惠成,富南被秀娟逼得无路可退,一时激动得晕了过去。

咖啡馆生意蒸蒸日上,大伙正感到开心,忽然有工作人员上门测量,准备进行拆迁的工程。

志健发现度媛似乎瞒着自己和末秀在进行某些事,不满度媛有事隐瞒,与她起了争执。

富南入院,医生指她不能再承受任何刺激。秀娟再三叮嘱继日不能让惠莉知道末秀当年离开的原因。惠莉听到对话,问两人究竟瞒着自己什么事。秀娟谎称是关于富南的病情,惠莉嘲讽她猫哭耗子假慈悲。

惠莉留在医院陪伴富南,透露计划合并两家集团,卖掉自己在Fruit Korea的股份,解决Town Mart的债务问题。富南认为风险太高。

度媛约志健外出,想让他消气。她透露末秀不想让身边人知道她的计划,因此无法告诉志健。志健释然,两人言归于好。

夜晚,惠成拾了贝壳,想逗志爱开心。志爱因为钱被偷走的事,心烦不已。惠成安慰志爱,送上藏在贝壳中的戒指,志爱破涕为笑。秉太和手下在海边找到两人,大笑指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两人对秉太突然转变态度,感到诧异。

志爱和惠成随着秉太回到老房子。惠成向珠兰下跪,希望得到她的祝福。珠兰含着泪,一言不发回房。秉太提醒惠成,早点办理登记结婚。

富南被诊断出长了脑肿瘤,继日忧心不已。惠莉责怪秀娟不断激怒富南,导致她患上恶疾。

惠莉派了流氓到咖啡馆闹事,逼志健搬迁,吓走了其他客人。


香淑入住末秀家​​​​​​​

志健气得想找惠莉理论,度媛让他再忍耐。大伙都很担心流氓会三不五时上门闹事,影响了生意。

申组长告诉末秀,Fruit Korea的孙女如今抛售公司股票,此时正是末秀入手的良机。末秀心情喜忧参半。

香淑跟着放学回家的宇莉来到末秀家门前,宇莉见到母亲,吓得转身逃走,拒绝让香淑触碰她。末秀和德九出来查看,香淑自称是宇莉的母亲,宇莉哭着说自己没有妈妈。

末秀指责香淑当年欠债逃跑,让英奇带着女儿背黑锅。香淑扮可怜,谎称患上胃癌,命不久矣,求她收留自己几天。末秀心软答应。

惠莉将再次接受调查 ,继日希望她向末秀道歉,惠莉拒绝,指末秀搞外遇抛夫弃女,至死也不会原谅她。继日想为末秀澄清,惠莉却不愿听下去。

达峰再次哀求末秀原谅他,称一家老小都靠他照顾,一旦入狱,家人将失去依靠。

末秀告知英奇,香淑找上家门的事。

惠莉指使香淑到末秀房间偷印章,想制造假文件,把末秀市场的产业转到Town Mart名下。

姜组长和惠莉连成一线对付秉太,关键证据都被销毁,秉太气结。

志爱和惠成登记结为夫妻,秉太得意洋洋地拍下登记书,发给秀娟,打算利用惠成牵制她。

秀娟向富南说出她患有脑肿瘤的事,富南指她胡说八道诅咒自己。秀娟依然只关心自身利益,要富南赶紧把股份转给惠成,富南骂她不是人。

秀娟收到惠成的结婚登记书,怒火狂烧。秉太致电秀娟,称呼她为亲家,秀娟恶狠狠地警告他马上让惠成回家。

秀娟冲上秉太家,珠兰和秉太拦着不让她见惠成。志爱担心惠成又被带走,坚决不让惠成步出房门,气得秀娟想撬开房门。志健和南顺赶到,把秀娟赶走。

富南把秀娟逼她给惠成股份的事告诉惠莉,惠莉咬牙切齿,要继日阻止秀娟再到医院骚扰富南。

英奇斥责香淑,要她离开。香淑称自己时日无多,只想和孩子多相处。英奇痛骂她没有资格当妈妈。香淑假装病发肚疼,末秀心软,答应让香淑住下,英奇无可奈何。

度媛让出自己的房间给香淑,暂时与末秀同房。两人夜晚聊天,度媛帮惠莉说好话,希望两人能和解。

检察署门口,末秀再次问惠莉,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若她肯反省,自己愿意改变心意。但惠莉依旧气焰嚣张地说自己没错,末秀彻底失望。

在检察署接受问话时,惠莉声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诬陷秉太是幕后主使人,而姜组长也翻供,将矛头指向秉太。末秀气得脸色发青。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5-76集 (11/1 • 星期五 7pm)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5-76集 (11/1 • 星期五 7pm)
30/12/2018

我的爱只属于你 第75-76集 (11/1 • 星期五 7pm)

志健取得关键证据

惠莉得意洋洋,末秀如今告不了她。离开检察署前,惠莉再次出言羞辱末秀。 

德九劝末秀放下,末秀却坚持必须让惠莉得到惩罚,让她认清自己的错误。

惠莉催促香淑尽快找到末秀的印章。香淑潜入末秀的房间翻找,末秀正好回来,香淑假装病发晕倒,骗过了她。

流氓又到咖啡馆滋事,志健要流氓回去转告惠莉,他绝不会搬走。

秉太将被传召接受调查,能证明惠莉挪用公款的二重账本依然下落不明,秉太头痛不已。珠兰忧心仲仲,想让惠成回到富南家里寻找有利秉太的证据。

富南患上恶性脑肿瘤,不进行手术的话,就会一直被头痛折磨,还可能患上老年痴呆症。富南以为秀娟欺骗她,激动地把她轰出病房。惠莉安抚富南,说只是小手术,并争取她的同意,在股东大会前,让两家公司合并,推进建分馆的计划,还谎称末秀同意把土地转让给她。

秀娟担心两家集团合并后,惠莉只手遮天,惠成会一无所有,决心阻止合并案。秀娟打电话给惠成,用富南病危为借口,要他马上回家。

秀娟为争取惠成的股份,求继日同意让惠成回家,丝毫不顾富南患病的事,气得继日训了她一顿。

末秀抵押市场的土地,贷款换取资金,把印章给了申组长,让他加紧收购股票的行动。香淑在门外偷听后,向惠莉汇报,末秀把印章交给了银行人员。

秀娟约见秉太,称同意让志爱随惠成回到家里住,希望在富南动手术之前,惠成能拿到应得的股份。秉太为了找到惠莉藏着的二重账本,也同意秀娟的献议。

珠兰不舍志爱离开,担心她受委屈。志健送志爱和惠成回家,拜托秀娟,希望她能善待自己的妹妹。

志健和南顺找了借口,悄悄潜入惠莉房间寻找证据。惠莉正好回家,见到志爱随着惠成回来,和秀娟大吵了起来。志健抓紧机会,把惠莉存档的资料都拷贝出来。

志爱第一天到惠成家,无法承受压力,哭着想回家,惠成极力逗她开心。

餐桌上,宇莉对香淑态度冷淡,还问她为何偷偷潜入末秀的房间,香淑一脸尴尬,找了借口敷衍过去。

度媛无意间发现香淑竟有惠莉的名片,疑心顿起。香淑编了一个谎言,又装可怜痛哭流涕,让度媛不好意思再追问。

末秀向度媛透露股票收购进展顺利,再过半个月,将会以最大股东的身份出席股东大会。度媛期盼着随之能解开末秀和惠莉的误会,揭穿富南的谎言。


香淑偷走末秀印章

志健将惠莉犯罪的证据交给秉太,提醒父亲事成之后,务必遵守约定,放弃在市场建分馆的计划。秉太满口答应。

惠莉发现有人碰过自己房间内的东西,把帮佣和惠成等人臭骂一顿。惠成顶撞惠莉,惠莉大怒,称一旦公司完成合并,就会把惠成踢走。

德九想让英奇放假,带香淑和宇莉外出玩几天,但英奇完全不相信香淑得了绝症,指香淑满口谎言。

公司股票节节上升,继日发现异常,让下属去调查是谁在收购公司股票。

秀娟带着惠成去见富南,谎称志爱已和秉太断绝关系,让富南把股份尽快转给惠成,否则就向惠莉说出富南诬陷末秀的事。

惠莉因为姜组长迟迟未搞定志健的店而发火,决定将保证金退还给志健,逼他搬走。

惠莉在市场碰到末秀,末秀指秉太拿到她收买人诬陷自己的犯罪证据,已呈交到检察署。惠莉不相信,直指她说谎。

达峰不想坐牢,出动三个儿女上演苦肉计,求末秀原谅。末秀开出条件,让达峰以商会会长的名义,反对Town Mart在市场建分馆,就答应不起诉他。

惠莉逼志健搬走,志健让她不要再妄想建别馆,指她收买人诬陷末秀的证据,已被交到检察署。

香淑想偷取末秀藏在保险柜里的印章,德九正好回来,香淑假装替末秀打扫屋子。

志爱对秀娟毕恭毕敬,秀娟却鸡蛋里挑骨头,惠成不满母亲处处刁难志爱。

惠莉怀疑志爱进入自己的房间,偷了证据,愤怒地质问对方。志爱否认,惠莉愤怒地推倒志爱,秀娟气得对她破口大骂。

富南向继日透露,决定把惠成的股份分给他。惠莉坚决反对,指一旦股份落入惠成手中,秀娟会更目空一切。

惠成因为惠莉辱骂志爱是小偷,与她争吵不休。继日烦不胜烦。

志爱打电话向母亲哭诉,珠兰气愤不已。秉太指惠莉很快将入狱,志爱到时候就无需在家里过得战战兢兢。

志健提出想结婚的打算,度媛指如今家里风波不断,不是结婚的好时机。志健无奈。

末秀发现保险柜被人动过,德九叫末秀不要疑神疑鬼。

香淑跟惠莉通电话谈酬劳,惠莉答应拿到印章后,支付她一亿元,被度媛无意中听到。

夜晚,度媛向末秀透露香淑与惠莉相识的事,末秀对香淑有了警戒心。

南顺与秉太录制的节目出街,收视率火红,赵制作邀南顺继续录制节目,拍摄他在咖啡馆的工作生活。

香淑趁大伙不在家,打开末秀的保险柜,偷走了印章。

香淑和惠莉见面,把印章交给了她。两人离开餐厅时,被度媛撞见。惠莉装作不知道香淑原来认识度媛。香淑则谎称惠莉向自己购买电热毯,想退货,两人才因而见面。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