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恩 Joshua Tan 没有理所当然

凭第一部“Ah Boys To Men”一炮而红,陈伟恩有了“Ah Boy”名号,粉丝这么叫,媒体这么写,名字前总会出现“Ah Boy”。 别看他一副boyish邻家look,就以为他想法不成熟,或认定他活在“自我良好”中。他已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明年就没戏演,可能明年就不红了,可能当不了演员了。 不是消极,而是他说的:没有理所当然。

1050-Article-CoverStory-01
摄影: Ealbert Ho   造型: Karin Tan (Assisted by Kelly Goh)

拍摄封面照当午,陈伟恩背着背包,包包挂着一对泰拳手套。打泰拳是他的日常之一,练了10年,工作前先去松松筋骨了。
泰拳出了名有攻击性,耍起狠来极fierce。没机会看他在练习场上的样子,很难想象他的狠劲。当天,他未显露那般攻击性,更多是以退为进,尊重他人专业,尽力配合。
拍完一组照片后,他凑过来看荧幕,看看自己的表现,听取意见,再退回去摆好姿势,做到好为止。
态度,可嘉。

1050-Article-CoverStory-02
最开始有料到《新兵正传》会让你一炮而红,一部一部拍,拍到现在第4部?

还记得拍第1部的时候,我问过伟良“兄弟,如果没人看怎么办”,我们全部都是新人啊。觉得还是不要跟别人讲我演这部电影,怕做不好、票房不好、结果会失败,所以我不想跟很多人讲。伟良就说这是梁导的戏,梁导谁都认识!他很有信心,但那是我的第一部戏,真的don't know what to expect,所以还是低调一点好,只有家人、当时的女友,一两个close friends知道,直到戏上映,开始有点成功的时候,一些朋友很惊讶问“为什么没有跟我们讲”。我是比较低调小心的人,比如,工作上的合约还没有签,我是绝对不会先讲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有《新兵》电影系列在背后支持着,对事业固然好,但既定印象和“Ah Boy” 标签感觉永远甩不掉?
这个跟梁导商量过,问过他一直拍army的戏,会不会被stereotyped(定型),会不会只找我们拍army的戏。他跟我们说,有些演员演了蛮久,可是没有被真正注意到。他也说,看到Gurmit Singh会想到Phua Chu Kang,看到Irene Ang会想到Rosie,这是一个好事,有些人很努力,有才华但一直没有机会,我们第一部就有机会了。后来也有人找我拍电影《最佳伙伴》、《爱在小红点》,电视剧方面也有邀约。当然也有人找我拍army的戏,不过我已经拍了“Ah Boys To Men”了,所以想拍别的东西。演员要演不一样的角色,一直演同一类型的,那就没有意思。

事业上,父母怎么鼓励你?
我的爸妈是超级超级热情的人!《新兵4》的第一个粉丝见面会,我的母亲有去哦,还站在前排喊我的名字。妈妈很喜欢放我的《新兵》电影给人家看。我以前会跟她说不要这样啦,而且我在第1部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好,后来了解她是想让她的朋友知道儿子是做什么的。她一直想去我的活动,我怕她热、被挤叫她不要去,她还会说“我就是要去,为什么你不让我支持你”,哈哈,我就不阻止她了。

1050-Article-CoverStory-03
哇,母亲感觉很热情,父亲呢?

他是很chill的一个人,但也很支持我。演《飞》舞台剧,他担心我,因为里头有很多动作戏,他要我把保险弄好等,他也会帮我看合约,用不一样的方式支持我。

接下来的演艺路,可以预见什么问题?
明年的事没人会知道。如果做不了演员,我还是可以做其它东西,我希望我能一直演戏,但是如果人家不要我演,我也不能演啊。不想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我也不觉得这是正确的态度。有机会演,我就要演好,接到一个project就会 “Yes!”很开心。

 

欲阅读更多内容,请参阅#1050《i周刊》。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