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之外的林凡 Freya lim

这个娱圈爱为你加冕,给你封号。但有些太过于表面,留下既定印象,模糊了真实个性。

文: 蔡欣盈   摄影: Ealbert Ho

1089-article-_1-coverstory

林凡有个“疗爱歌姬”封号,疗爱很静态,歌姬有距离。以为她就是歌里的她,一个会在“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自己”的女人,一个随时抛得出“如果说这是爱,我情愿去流浪”的爱情哲学家。
她其实就是我们。直来直往,喜欢热闹,容易自责,初入行时会回家跟妈妈哭诉、父亲离开后变成家里的“爸爸”、不是爱情至上、有很实在的梦想,希望以后的自己能享受生活中的小趣味……

在12月起公演的本地音乐剧《恐龙复活了!》里扮演妖艳又婀娜多姿的“埃及艳后”,对你而言难度多高?我不会对“埃及艳后”预设太多,排练的时候再去感觉这个角色。大家对“埃及艳后”这个角色的印象是很霸气的,剧本有预设好的个性,她爱漂亮、爱耍脾气,但其实还蛮有爱心和人情味的,所以会先从这个方向揣摩。

1089-article-_2-coverstory

如果把音乐剧名《恐》的“恐龙”去除,你会换上什么词语,希望什么“……复活了”?那就是“爸爸复活了”吧,爸爸年初因癌症过世了,蛮想念他的。我相信在天上的他还是可以看得到我的表演,但如果他可以
“复活”,跟着我妈妈、我外婆一起来看演出那就更好了。

因为爸爸的过世,自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吗?当然是要长大,我拥有快乐的童年,爸爸妈妈把我照顾得很好,当然我很幸运还是有妈妈,但少了爸爸还是不太一样,觉得家里安静了很多。现在的我会努力成为能够照顾妈妈、照顾这个家的角色。因为之前爸爸妈妈把这个家打理得很好,现在我变得像爸爸的角色,家里的决定需要有人商量的时候,妈妈就找我商量。不会不适应,只是我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而已。

1089-article-_3-coverystory

明年入行20年,回看一切,哪一段日子是最开心快乐的?这好难讲哦。都各有好坏。第一次发片的那种兴奋感是很快乐的,但也伴随着要很快成长的压力。那时刚刚入行,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当然是很快乐的,但也慢慢发现,进入这个演艺世界要长大得很快,不容许犯下太大的错误。所以刚出道的时候,白天工作,晚上回家后就会跟妈妈哭诉!(笑)。

你是一位爱情至上的人?以前学生时期会这样。现在稍微可以调整一些,有的时候爱情很重要,其它就变得没关系,有的时候又会觉得还是要顾工作多一点。若哪一方面偏太多了,一意识到就会调整一下,让一切尽量不要落差太大。

人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两样!你还有什么梦想去完成?希望可以接到更多音乐剧!音乐剧是一个自己的新发展,很累,但演完了会很有成就感。还有,电台是我开始唱歌之后发展的新兴趣,接下来希望可以再好好做自己的电台节目。希望这两个新兴趣,可以发展出更多的可能性。当然,我还是很喜欢唱歌,想好好地继续发新专辑,能够再唱到像《一个人生活》、《五天几年》的好作品,希望有更多的代表作!

1089-article-_4-coverstory

欲阅读更多内容,请参阅#1089《i周刊》。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