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望露 第122-123集

春花望露
春花望露
28 Sep 2018

春花望露

演员表:
萧大陆饰林天助 叶欢饰李蔡秀女 傅子纯饰林春生 张铭杰饰陈俊男 方馨饰王美惠 倪齐民饰梁金城 刘秀雯饰梁高桂枝 吴皓升饰李有志 楚宣饰陈丽芬 苏晏霈饰李有纯 余秉谦饰王光明 文汶饰谢清芬 楼心潼饰丁小美 高欣欣饰黄双蕊 徐亨饰陈天时 刘家蓁饰陈留翠香 游安顺饰蔡一郎 兵家绮饰田阿桃 蔡阿炮饰江阿博 李珞晴饰颜秋琴 德馨饰郑艳萍

春花望露 第122-123集 (10/11 • 星期六 7pm)
春花望露 第122-123集 (10/11 • 星期六 7pm)
01 Nov 2018

春花望露 第122-123集 (10/11 • 星期六 7pm)

美惠怀疑俊男
李董事长说他很欣赏有土的团队,拿出20万,要有土收下。有土觉得不好意思,丽华赶紧说有土不收,就是不想继续合作,也是拒绝李董事长对他的肯定。
秀女自我介绍她是有土的妈妈,说这笔钱他们不能收,她绝不可能再让有土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天助帮腔,说有土的妈妈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这笔钱请李董收回去。李董请他们冷静,这是他对有土为人处事的肯定。李董要有土和丽华好好静养,希望他们可以回来完成尚未完成的工作。
天助和秀女离开,有土告诉丽华,出院之后,他不想再替人打工了,自己买船来拆,他们会富有到有人叫他拆船大王。在有钱、有社会地位之前,丽华能否答应嫁给他。丽华说在船上她就答应了。
有志搀着醉醺醺的俊男回家,美惠质疑,俊男跟教授讨论期刊,怎么讨论到全身酒味。有志谎称事情谈完后他们陪教授去喝两杯。
俊男想让有志兼任他的特助,美惠称有志这个外科主任已经很忙了,还要他当特助,不要把他操得太累了。
有志立刻表示,现在医院有俊男夫妇带领,丽芬也可以帮忙,相信他应该可以胜任。美惠说有志医术高超,应该放在服务病人身上,才能发挥他最大的才能。有志暗道:以为他的目标这么简单吗,有爸这颗棋子,陈综合医院院长一位,迟早是他的。
金城因为支付高额离婚费用,资金出现问题,暗忖自己花这么多钱离婚,却无法跟有纯光明正大在一起。金城打电话给有纯,两人互诉衷肠。秀女拿过电话,说她已经向金城清楚表明立场,请金城自重,不要再来找有纯,也不要打电话给她。
美惠的小叔和刘会长等人在秋琴的酒店聚餐,小叔认出秋琴,立刻回去告诉美惠,说秋琴现在是爱桂酒店的老板娘,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当年勾引俊男,害美惠的婚姻差点毁了。20年后更不简单,开一间酒店当妈妈桑,勾引更多男人。
美惠暗忖,最近俊男确实怪怪的,以前无论他再怎么应酬,都不会喝得醉醺醺,那天却喝得那么醉,难道真的跟秋琴有关?美惠说最近俊男都在忙医院的事,这么多年来,他对医院和家庭都很尽心尽力,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美惠要小叔叔放心,她会注意,绝对不会再让那个女人破坏她的婚姻。
有土和丽华回来,发现有纯跟秀女冷战。秀女无奈,她不让有纯去上班,叫她不要跟金城在一起,有纯就摆一张臭脸,犹如欠她上百万。有土不满有纯对妈妈态度不好。
有志和丽芬带补品回来看秀女,有土讥讽,说有钱人的女婿就是不一样,出手这么大方。有志说有纯已经长大了,应该放手让她做选择,不要一直干涉她。秀女说如果有志是回来教坏妹妹的,干脆不要回来。
有纯去找金城,看见财报,发现资金有缺口。她决定回公司上班,帮忙金城。

天助怒斥阿桃
金城送有纯回家,秀女要有纯上楼休息,称她有话想跟金城说。金城希望秀女可以先听他解释,他不是人品有问题的人,隐瞒有婚姻一事确实很不应该,但那是因为他爱有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秀女指出,金城让有纯成为第三者,已经伤害她了。一个用钱随便离婚的男人,要她怎么相信他?她说金城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很可能离婚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对有纯不一样。她还那么年轻,不能够走错一步,否则这辈子就完了。
金城希望秀女直说究竟要他怎么做,才愿意答应他跟有纯的事。秀女直言,他的年纪、身份和过去,都是她无法接受的,她不可能答应。如果他真的爱有纯,拜托离她远一点,给她一个正常的人生。
小美喜欢一双鞋子,春生买下送给她。小美开心问春生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春生说小美对妈妈好,他当然要对小美好。最近保养厂比较忙,他没时间去看妈妈,买一双好鞋子送给小美,小美可以常去看她。
阿桃和阿马、阿花、阿水卖药,阿桃说她的腿这么快好转,是因为吃了春生牌筋骨丸。天助经过,远远看着。他跟春生在夜市看过她,觉得这个人穿成这样跳那种舞,很不正经,教坏孩子。走近一看,发现真的是阿桃,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天助看不下去,转身离开。当初阿桃说阿马好吃懒做,是一个没有肩膀、没用的男人,那么嫌弃他,现在怎么又在一起了?阿桃发现客人离开,赶紧追上去。天助回头,阿桃暗忖,天助来找她,还愿意留下来跟她说话,难道春生已经告诉他她的事了吗?
阿桃说这么多年过去,天助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天助冷冷称怎么可能没变,像她就改变许多,裙子越穿越短,屁股越来越会摇,年纪越大卖笑卖肉越自然。20年前她说不跟他在乡下种田,抛夫弃子跟着戏班团主走。20年了,她翻身、好命了吗?
阿桃说无论天助和她有多少恩怨,她对春生的感情永远不变。天助说春生绝不可能认同自己的妈妈靠卖笑卖肉过生活,不可能认她这个妈妈。阿桃想说出她已经和春生相认的事,但最终忍住。
俊男谎称和有志去参加研讨会,美惠不动声色,随后跟小叔叔一起去秋琴的酒店。俊男和有志来找秋琴,秋琴指俊男这么做已经影响她做生意了。有志说俊男有些话想告诉她,秋琴便带俊男去她的办公室。
秋琴拜托俊男不要再来找她,离她越远越好。有志看见美惠和小叔叔来到酒店,连忙打电话通知秋琴。秋琴说美惠来了,急忙推俊男出去。不料一打开门,发现美惠和小叔叔就站在门口。
小叔叔大怒,指当年要不是因为俊男在外面偷吃,害美惠受尽痛苦,甚至为了他流产。美惠还愿意给俊男悔改的机会,20年来帮助他把一个小小的诊所发展成如此大规模的医院。他不知感恩、报答,现在还有脸来找这个女人,简直是垃圾。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