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起静 Nina Paw 岁月好戏

她是戏里面的老好人,虽然迟至59岁才抱走一座香港电影金像奖,但炉火纯青的演技已不再是“演技”。且用沉淀的岁月沏出一壶好茶,品茗鲍起静。

1088-Article-Feature-B-01
摄影: 张皓婷

入行那么多年,还会为接到某些角色而兴奋吗?
肯定会的!不同的角色还是会带来不同的挑战。我马上就要跟王祖蓝他们开拍一部贺岁片,要先练唱歌和跳舞,和胡枫对戏。你知道修哥(胡枫昵称)有舞蹈底子,可是我没有,所以更要积极赶上。像这样的“期待”还是经常会有,你总会希望能跟不同的合作班底擦出火花啊。

就好像鲍姐接演《生生》,这也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作品。
我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一名直播网红“莉莉奶奶”,用乐天幽默的心情面对生命最后的100天,和一个失去亲人的孤单小男孩成为忘年之交,交织出一段感人的故事。我在戏中唱歌、跳夏威夷舞、做菜、打撞球样样都来,演得很过瘾!“莉莉奶奶”这个角色充满正能量,她不向命运低头,对生死看透,给了我很多启发。你知道吗?我年轻时不怕死,等到自己有了年纪之后才对生死问题很避忌。可是拍完《生》后,我就百无禁忌了,我甚至准备趁有生之年安顿好自己的身后事。
这部戏的幕后班底都是年轻人,他们用申请到的电影基金拍这部电影,充满了热忱和想法。这也是我第一次到台湾拍戏,我一边拍戏,一边享受台湾道地美食,整个过程开心极了!

1088-Article-Feature-B-02
跟小朋友一起拍戏,在互动方面可有遇到问题?

这位小朋友叫吴至璿,今年刚满12岁,可是他从5岁就开启童星生涯。小朋友的世界是纯真无邪的,他们演戏也很生活化,相对来说,我们大人有时则会沦于作状。要有良好的互动,首先就要让小朋友完全接受我,虽然他见到我会喊我“奶奶”,可是我必须帮助他在我们之间建立起一种“平辈”关系,要放松心情去演戏,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而我采用的方式,就是一直跟小朋友聊天,增进彼此的感情。

资深的你,如今对“演技”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演技”虽说是一种表演,但炉火纯青的演技应该是来自生活的真实体会,再不露痕迹地表现出来。我迟至59岁那年才得到香港金像奖的肯定(最佳女主角),在这方面我可以说很迟才开窍。之前我都是演电影,后来进入亚洲电视才演了很多电视剧,才渐渐摸出窍门。但演戏也要看题材,我在TVB接演的《同盟》中,扮演一位女强人,要有气势,这就不能太生活化,总要有一点“演”的成分。基本上我认为现在的年轻演员演戏都偏向浮夸,斧凿痕迹太深。如果可以稍作调整就会更好。

一个演员如果把目标锁定在“奖项”,你赞成吗?
我绝对不赞成。无论拍什么戏,首先都要先做好自己的角色,能打动观众的心,你就是成功了!得奖与否,那是后面的事。就算你入围,也要天时地利人和,你才会得奖。我拿的奖虽然不多,但每个奖项都是无心插柳,哈哈!如果你的目标在得奖,就有私心和杂念,又怎么能专心拍好戏?

除了演技,一个成功的演员还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演技当然是首要的。但一个人的道德跟修养,才是其成功的基础。永远要记住,一部戏不是专为你一个人开拍的,台前幕后讲求的是团队精神,大家齐心协力,才能成就一部好作品。如果你奉行的是个人主义,跟每个人格格不入,或是遭到人家排挤,那怎么会有好结果?
像我爸爸(鲍方),他老人家虽然走了12年,但我们还是深深地怀念着他。主要是他处世待人的方式,永远和颜悦色,我几乎没有看过他发脾气,这点我觉得自己最像他。我觉得你要先主动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回过来尊重你。不要看轻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岗位,跟你一样在付出。当然有时候我会对人性感到失望,但还是要从本心出发,不要期望每个人都会认同你。明白了这一点点,你就不会有难受的心情了。
我本身的意愿是一直演下去,有一分光,发一分热,为香港电影贡献一份力。我的家人也赞成我活到老,做到老。如果有来生,我肯定还是会选择当一名演员的。哈哈!

《生生》是艺悦乐龄(Silver Arts 2018)的银幕乐龄剧情电影之一。电影将在9月23日,2pm,于 GV Paya Lebar放映。公众票价:$6,可上GV网站预购或到GV售票处购票。乐聆人士(55岁或以上)票价: $3 ,只在GV售票处出售。票价不含行政费。

Report a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