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钧甯 Ning Chang 完美零死角

台北直击,与她面对面。 还没见过本尊以前,以为她是可爱甜美,笑靥如花,纯良一如绵羊的类型。 她打翻大家对她的幻想。“其实我一点都不温柔!”

1029-Article-CoverStory-01
艺能界15年级生,张钧甯不新,也不算旧。

2002年,她在“明星制造机”柴智屏打造的偶像剧《流星花园》中初试啼声,饰演西门秘书这小角色。《流星》捧红了F4,她则成了埋没在F4闪耀光芒中的遗珠。直到2006年的《白色巨塔》,23岁的她以新人姿态担当女主角,清新脱俗气质和亮眼外型,让观众记得了“张钧甯”这3个字。3年后,以《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入围第44届金马奖女配角,奠定实力派新生代演员的位置。

但演艺圈本来就充满着变数。

起跑点那么高的她,也经历了临时遭换角、作品红不起来的低潮期,浮浮沉沉的日子占了大部分时间。在人生与事业的低潮期,她走访蒙古大草原,与生平第一个资助的儿童见面。孩子清澈的眼眸,提醒她莫忘初衷。


“我突然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当演员。这份工作带给我个性上的转变,当这些改变让我越变越好,年龄的问题反而变次要了。每个人成功的速度不可能都一样,如果我就是需要慢慢磨才有一片天,那我也不用急着跟别人比较。”

蒙古之行后她豁然开朗,以平常心再次出发。2014年《武媚娘传奇》,张钧甯迎来事业的转捩点。首度饰演大反派徐慧,让人恨得牙痒痒,破格演出引来话题。经历过起落,谈到现阶段对工作与人生的看法,她说得最多的是“割舍”。为了追逐演员梦,她割舍当律师或教授安安稳稳的生活模式。


“我从不觉得可惜。人生中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一种改变,可能都需要割舍掉些什么,但我始终相信凡走过必留痕迹。大学与研究院训练了我的逻辑思维和辩证能力,这种理性思考的过程,最后都会反映在处事态度上。虽然我不会当律师或教授,但那些思考训练已经成为内在的养分,不会浪费。”

1029-Article-CoverStory-02

找件想做的事

从小,任职教授的爸爸对她和姐姐只有3个要求:有一项喜欢的运动、找到一件自己真心喜欢做的事、学好一门外语。

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上演戏,当年的她一只脚踏入娱乐圈,另一脚同时踩入研究所,以一种抽离的方式,检视自己对演艺的热爱。

“这种花时间慢慢寻找自己想要什么的方式,我一开始也很怀疑。但我老爸说,假设一个人研究院毕业后30岁,没有好好思考就马上投入社会工作,一直到60岁退休;另一个人在29岁的时候花了一年时间找寻自己想做什么,然后30岁那年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一直到60岁退休,这两个人的30年可以活得多么不一样。而两个人之间的差别,仅仅在29岁那一年。所以,为什么要害怕这一年的迷失和不知所措?”

30不拉警报

“30岁的女人,过去的经历与成长,让她懂得忠于自己。”

与CEO前男友黄凯伟分手后,她月初被台湾媒体爆料与合作公益环保短片的制作人林哲乐普新恋曲。她大方表示那只是个美丽的误会,两人只是朋友。“不管外面怎么传,我的原则是,不要给对方造成伤害。”

个性女汉子的她,会不会“大女人主义”,恋爱中希望对方都听她的?

“这样多无聊!两个人生活背景不同,习惯不一样,在一起才好玩啊。我现在抱着随缘的态度,只盼望找到一个和自己对话的人。(找到了吗?)还在努力中。”

欲阅读更多内容,请参阅#1029《i周刊》。

Report a problem